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媒體報道

愛優騰終于下手了

編輯:001     時間:2021-04-26

當心被養肥了再殺

  影視類自媒體行業遭到了“毀滅式打擊”。

 

  4月9日,包括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在內的53家影視公司、5家視頻平臺及15家影視行業協會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將對網絡上針對影視作品內容未經授權進行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行為,發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維權行動。

 

 

  在B站、抖音、快手等平臺上,一直充斥著各種影視博主。根據“新榜”梳理,常見的創作形式有原片搬運、切片合集、影視混剪、雜談解說、reaction等五種,其中不乏粉絲過百萬或是千萬級別的大號。

 

  不難發現,作為內容創作的最上游,長視頻平臺為版權采購、劇集自制支付了大量成本。而短視頻平臺則幾乎無需付出代價,就能在二次創作的基礎上獲得大量流量。

 

  此前也有相關維權案例,但基本都是針對純粹的盜版資源,對定義不明的各種短視頻內容形式則關注不多。如今整個行業聯合發文抵制,可謂是頭一遭。

 

  但對長視頻平臺這種看似合理合法的維權行動,大眾的態度卻幾乎是一邊倒的反對。在“新浪電視”相關微博下,三千余條評論中幾乎全部是反對聲。其中最高贊的評論是:“有些劇最大的熱度就是短視頻的剪輯了?!?

 

  “就離譜,現在這創作環境都這么困難了嗎?出品方難道不知道自己家出的很多作品都是通過二創得到很大宣傳效果的嗎?多少爛片都是因為二創讓人們知道你的名字。給你宣傳的時候你把數據算進去了,耽誤你賺錢翻臉不認人了,而且關于授權各方各面什么都沒說清楚,就要追責法律責任了……真會整活呀?!币幻W友如此評論。

 

  誠然,在大部分流量入口都被短視頻APP所占據的今天,電視劇或院線電影上新,都繞不開同短視頻APP之間的宣發合作。其中,用戶的UGC創作內容,給很多影視劇帶來了實時熱度。這使得平臺如今的聯合發難,頗有種“過河拆橋”的意味。

 

  而更多網友則站在普通用戶的立場,把炮火對準了長視頻平臺的定價策略:

 

  版權保護是好的,但是這種杜絕二創、杜絕自來水的模式感覺把版權保護走偏了,保護的已經不再是創作者的權益,而是資本方的利益,一股子“要看要玩都特么給老子交錢”的味道,貪婪又短視。

 

  不就是想自己會員越開越貴,然后也不給安利,把路封死嗎?

 

  如今,聯合聲明已經發出了一周。中國新聞周刊發現,目前的抖音、快手上,情況并沒有太多改善,依然充斥著大量電影解說賬號。

 

  相關示例

 

  如何規避?

 

  其實,對電影、電視劇的各種“濃縮”風氣,并非是短視頻APP帶起的。這種操作早在PC時代就有了。

 

  早年的各個主題貼吧內,都有相當多的“圖解電影”內容,通常模式是將電影的關鍵情節發展部分從頭到尾截圖一遍,再搭配上文字解釋。如此翻過三四個頁面,不超過十分鐘,就能瀏覽完一整部電影的大致情節脈絡。而電視劇則相對少見,畢竟內容總量相對太多。

 

  隨著貼吧逐漸式微,移動互聯網崛起,該操作一度轉移到了各個公眾號上。但由于“圖解電影”類內容原創性欠缺,主要目的在于引流;而公眾號又具有相對封閉屬性,本身不屬于流量入口,兩者調性并不十分匹配,該內容形式一度式微。

 

  法律也在對該行為進行打擊。2020年7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結了一起關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的“圖解電影”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蜀黍科技公司運營的“圖解電影”APP和“圖解電影”網站為在線圖文電影解說平臺,宣傳“十分鐘品味一部好電影”,在其網站上提供了上述兩部作品的“圖解電影”圖片集,侵犯了優酷公司對上述兩部劇集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最終判賠經濟損失3萬元。據了解,此案是全國首例涉及將影視作品制作成網絡圖片集方式侵權的案件。

 

  《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劇照 圖/豆瓣

 

  但隨著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工具崛起,這種內容形式又煥發了新生。常見操作是將一部完整的電影拆分為三到五個時長2分鐘左右的視頻,同時滿足用戶的好奇與惰性。當然,為吸引眼球,且規避版權糾紛,視頻制作者所選取的影視素材大多是海外小眾的獵奇、驚悚、暴力影片。

 

  星娛樂法創始人、娛樂法律師李振武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現行《著作權法》規定,只要不滿足合理使用和法定許可制度的前提下,未經權利人許可傳播已發布的影視作品的行為,都涉及侵害著作權,甚至可能會侵害相關演員的肖像權。

 

  根據相關法律,“合理使用”的情況共有12種。而在李振武看來,文娛行業中,大多數情況下恐怕能夠適用的僅有一種:為了評論說明解釋某一個問題,在作品中適當引用已發表的作品。

 

  “例如說我要講一個觀點,得引用一個論據。我之所以引用這部電影的一些情節,本意不是為了展現這部電影的實質內容本身。引用的時長又很短,構成‘適當引用’,這種才可以納入到合理使用中去?!崩钫裎浣忉尩?。目前,如Sir電影、獨立魚電影等自媒體大號都是遵循如此操作邏輯,大部分文章并非為了展現電影情節本身,而是從演員表演、反映社會問題等角度切入。

 

  但“時長很短”并不能構成逃避法律責任的條件,因為并沒有相關法律規定合理引用、截取的時長比例。該條款著重點在于“適當引用”四字。何為適當,則只能根據個案去具體分析,包含大量法官主觀評價的成分。

 

  2019年3月8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公布了“愛奇藝訴華數”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一案終審結果?!叭A數手機電視”APP擅播了電視劇《花千骨》片段,被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愛奇藝公司”)訴至法院,索賠20萬元。法院二審認為,華數公司侵權播放的《花千骨》片段共計56個,總時長約200余分鐘,該使用行為顯然已超出了合理限度,按照終審結果,判決華數公司向愛奇藝公司賠償10.5萬元。

 

  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岳屾山在其個人微博上引用了此案。他提到,被告抗辯的理由之一就是使用時長有限,且在客觀上協助了電視劇的宣傳。但法官在判決中顯然并沒有采納該說法。

 

  養肥了再殺?

 

  聯合聲明發布的第二天,騰訊視頻開始實行新的VIP價格。而早在去年,愛奇藝也對黃金VIP會員價格進行了上調。兩相對比,值得玩味。

 

  這或許說明,長視頻平臺已經承受不住虧損了。并且在可見的未來,情況也很難扭轉。愛奇藝財報顯示,2020年,其虧損超過70億人民幣,優酷和騰訊視頻兩家則均未公開財務數據,亦從未宣布盈利。

 

  原本長視頻行業篤信的理念之一是:只要時間足夠長,內容池積累得足夠大、足夠深,早期內容不斷吸引新用戶的注冊,那么單部內容成本就會隨著時間攤銷,最終趨近于零。

 

  但實踐中,以上規律只適用于口碑好、質量高的經典作品。大部分當年的爆款內容并不具備時效性,播出后就被觀眾遺忘,放再長時間也引不了新訂閱。至于大多數腰部、尾部作品,拉新作用更是極為有限。

 

  最重要的是,用戶總數本就有上限。挖掘存量(漲價)的同時,也必須從他處拉新。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20年12月,短視頻用戶規模8.73億,占整體網民的88.3%。而愛奇藝和騰訊兩家付費會員數均剛破億不久,增速與往年相比已大幅度放緩。

 

  為爭奪用戶,長短視頻平臺之間開展了“惡性競爭”,一齊向對方的領地發起進攻。去年春節,西瓜視頻買下《囧媽》,今年抖音又進入微短劇賽道;快手也一直扶持各個原創賬號,發力制作30-60分鐘時長的中視頻;B站今年也繼續加碼綜藝內容,并大量購入如“奧特曼”等經典劇集版權;

 

  愛優騰也開始切入短視頻領域。愛奇藝推出了“隨刻”,對標YouTube;騰訊一直在大力向微視、視頻號輸血;優酷宣告推出了“快看”,主打3到5分鐘短視頻。

 

  李振武認為,讓每一個UGC用戶都去拿到片方的授權不太現實,技術上無法操作?!拔矣X得平臺可以作為橋梁,比如說片方去找抖音官方,提供給他一個素材包,規定只有這個素材包里的畫面、音樂可以用,然后抖音官方再下發給每個影視博主?!?

 

  但正因為先天競爭的存在,就使得這種官方合作變得微妙。畢竟,倘若有授權行為,為什么不優先提供給自家的平臺呢?——以愛奇藝為例,“隨刻創作”APP就是愛奇藝官方素材庫短視頻剪輯平臺,專供“隨刻”使用。

 

  相比之下,作為內容生產的最上游,長視頻平臺借助法律,等侵權行為累積后,再進行巨額訴訟,達到“刑不可知,則威不可測”的目的,恐怕更合乎邏輯——這不難令人想到,早年間,某些圖片站大量對自媒體公眾號進行起訴,案由以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和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為主,涉及官司平均每年數千起,索賠額少則數千,多則數十萬,一度甚至成為了其主要營收來源。

 

  原本,《著作權法》中規定的影視作品傳播侵權的賠償金額上限是50萬。6月1日,修訂后的《著作權法》將開始生效,該上限將升高到500萬,另外還增設了懲罰性賠償金,倘若侵權性質較惡劣,還可處以獲利額的1-5倍以上的高額賠償。違法成本陡然升高。

 

  李振武認為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本來這個事就游走在法律邊緣地帶,打擦邊球,所以剛開始也可能就養著你,等養肥了再來告你。法律實踐中這樣的事情還挺多的?!?


本內容屬于網絡轉載,文中涉及圖片等內容如有侵權,請聯系編輯刪除!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回復列表

相關推薦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